啊栗

一个厌世的梦想家

是列芙!狗年快乐!
列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语c过的角色呢,虽然喜欢他跟语c没有关系
码了个过程。脸画大了所以全程斜着拍【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手感爆好!自己都感觉线条进步了好多!!
赤旗二分队副队长,年轻一代最厉害的制造师!
顺便小声bb一句,吃钻花钻,副食花all【^q^

找到了去年的oc娱乐圈设定!
虽然我还是没有办法把同一张脸画两次,但是应该能看得出来里面的小孩子都是同一个人...吧。
p1是她拍广告时的商业微笑,好喜欢这种灵动秀气的眉毛...
p2左边的是三流经纪公司里的十八线小偶像,出道多年连个后援团都没有。其实是个恶劣的人,做作又作死,但还是努力蹩脚地艹着公司给的白莲花人设。
后来婊/里/婊/气突然变成热门属性之后,在综艺里暴露了太多本性的她蹭着热度成功转型,一夜爆红【】
还没有名字,暂称『白莲花婊』
右边的小孩是出道更早的童星,是比恶女更恶劣的恶童。小时候爆红,后来为了艹乖乖的国民女儿人设宣布『为了学业退出演艺圈几年』。结果没想到时代变得这么快,一转眼都没人认识她了,于是提前回归捞钱。
演技、唱歌、跳舞、颜值全方面吊打白莲花,回归后也是平步青云,一路高升。因为出道很早所以辈分很大,也经常拿这个来耍大牌。在镜头前总能表现超乖巧甜美的职业偶像+演员,私底下是个很会倚小卖小的任性小混蛋熊孩子。
也没有名字,暂称小贝【
p3是两人初次见面。白莲花婊还在苦苦艹着人设,而小贝是决定回归后第一次接综艺。本来因为节目太不知名就心情很差的小贝在节目里不动声色的给白莲花小鞋穿。
*其实最初想看的就是两个不小心撞了人设还撞了衫的一大一小,碰到了要两个人一起合作/一个做任务接受惩罚的环节。大的用力过猛地疯狂艹人设,居然厚颜无耻硬着头皮地对着小孩子撒娇装嫩『哎呀姐姐求你了帮帮忙吧姐姐真的很害怕这个』;小的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完美示范了清纯无辜可爱胆小人设的正确艹法,还不动声色地黑了对方一把...
两个人最后拍照的时候对着镜头笑眯眯,咬牙切齿地在牙缝里挤出问候语:
『大婶你笑得像妖怪』
「当然没您会装,小前辈生下来就逢场作戏无人能敌吧?」
『浑身上下一股淘宝味儿,妆还是烂大街的网红风,你们经济公司是黑道小混混开来洗钱用的吧?』
「你积点口德吧,出道多年居然没被人下降头 真是算社会够和谐」
『大妈,一把年纪和小孩子撒娇装嫩不尴尬吗?』
「过气童星就别摆谱了吧?」
『重出江湖而已。大婶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尝过红的滋味吧?』
「...求你闭嘴」
...是两个恶女的较量呢。
p4是小贝小时候演的仙童。那个时候就仙气十足,圈大妈疼爱无数...
p5是得知自己二次出道居然flop之后的假装没听懂地笑着『那我可以接综艺对吧?反正不管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只要上综艺就可以洗白的...』
经纪人半是怜悯半是无情的打断她"醒醒吧,你糊了。娱乐圈起起伏伏涨潮退潮,失败者一跌倒就被冲得无影无踪,过两年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你了。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观众可以接受“男友”出轨家暴,但是绝对不能原谅自己的“女儿”是个太妹。你完了。你糊了。再也扶不起来了。"

啊...我爱撕逼!!请撕得再猛烈些吧!!娱乐圈怎么这么好!!学习的压力都释放了!!

指绘草图
虽然发色瞳色一点都不像,但这六张都是同一个人....

仿吊带袜天使画风练习

乱七八糟的摸鱼,似乎可以凑成一个魔法异世界系列...

【炎鸢炎】至死方休 [一发完结‖短小‖意识流]

情况糟透了。

易鸢驰靠在刚被轰碎、余热未退的石头堆旁,大口喘息着。

肋骨折了五六根——或者更多?似乎有根断骨插进了肺里,呼吸间充满了血沫。不知左腿还是右腿的腿根被令箭红莲洞穿的伤口还在汩汩冒血,钻心的痛让他几乎无法直立起身。他本能地想去捂住伤口阻止殷红的流逝,被烧灼的手臂却自顾不暇,一阵阵蚁噬般酸麻,动弹不能。况且是伤口太多,根本不知道该堵哪个。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同样狼狈不堪的北岛炎。

这大概是自己和他的最后一战了。从模糊的视线也能轻易判断出,以目前的伤情再战,恐怕即使立即得到顶尖的医疗,也要落下几项终身残疾病痛。更何况现在赤蓝双方鏖战正紧,医护资源短缺。

况且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决斗。为了给自己所效忠的阵营一个交代,也为了彻底了结这十几年纠缠不清的孽缘,这场战斗必须要以至少一方死亡结束。

三分队队长吃力地抬起眼皮,难以聚焦的湛蓝双眸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望向昔日唯一的挚友。

对方正向他伸出断过指的手,似乎在示意要拉他起身。

“停战?”

把这两个变调的音节挤出破损的喉管时,北岛炎其实根本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右耳早在第七回合就连带着钉在上面的珍稀赤晶一起被炸飞出去,电球擦过的轰鸣声如犹在耳,连带着好像脑仁都因余威震动不止。身上挂着契印刚变灰时被惊蛰扫射出的四五个弹孔,后脑涌出的血把他平日张扬的红发黏腻成一团,感觉恶心又狼狈。

不过他并没有把半点精力分给感知痛苦或是清点伤口上。

他在全神贯注的等易鸢驰的答复。

易鸢郑重而又缓慢地推开了他的手,撑着折断的惊蛰艰难站起。这把平时每日被擦拭保养的步枪在近身战中反而施展不开碍手碍脚,被北岛炎耗尽最后一点异能和赤晶轰断了枪管。名武终于战死沙场。

“至死不休。”

北岛炎凭着多年宿敌与旧友的默契辨出了对方口型。抑或是他早已知晓这注定的答案。

他于是笑了。

对。

就是这样。

似是如蛆附骨的诅咒,又像是海枯石烂的誓言。

如同多年累积的恩怨与牵绊,连同这碰撞交融中再也算不清的债,混乱中再不分彼此。

至死不休。

Fin.






–––––––––––––––––––––––––––

两年前写的东西,留着也是白占内存,干脆po出来鞭鞭尸( )
已经快把暗之烙印的设定忘干净了,但是还是非常喜欢待在这个坑里,尽管冷到南极洲
相爱相杀真的太帅了,真的![泣不成声]
热烈地相爱却坚定于彼此不同的政治立场,光是想想都想炸裂成烟花!!

屯一波美术作业

爱丽丝漫游仙境梗近年真的被好多ACGN作品用过,但是真的百闻不厌